彩神8下载安卓

【封面人物】许开华:“城市矿山”开发者
发表时间:2021-05-14 浏览次数:486

来源:天下楚商

链接: http://mp.weixin.qq.com/s/aRA1ZNO93EGQxqkWFwjwMA

发布日期:2021-05-06


前言

在行业内,许开华被称为是“用废铜烂铁创造奇迹的人”

他创办的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格林美”),从一颗小小的废弃电池回收起步,到电子废弃物、废旧汽车处理,再到新能源材料与动力电池包再造,突破了一个又一个关键技术。

2010年1月,格林美在深交所A股上市(股票代码:002340),成为中国“开采城市矿山”第一股。

2013 年7 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考察格林美武汉园区,充分肯定了格林美的废物处理模式,并现场嘱托:“垃圾是放错位置的资源,把垃圾资源化,化腐朽为神奇,既是科学,也是艺术。你们要再接再厉。”

成立20年间,从深圳起步,到遍布全国11省市,格林美足迹纵横3000余公里,废弃物回收半径覆盖中国40%以上的国土。

与此同时,在南非、印尼、韩国等地,格林美还循“一带一路”战略,启动在更多国家的绿色发展新征程。

在世界范围内,这个“吃干榨尽电子垃圾”的企业,正吐出的,是一座循环经济产业的金色矿藏。


#1

教授下海,开采“城市矿山”


出生湖北荆州,求学湖南长沙。许开华的母校——中南大学,被誉为中国新能源产业的“黄埔军校”。

比亚迪董事局主席兼总裁王传福、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开华,都曾求学岳麓山下。

有趣的是,毕业后,王传福和许开华留院任教,梁稳根则就职于一个兵工机械厂。但最后,三人都下了海。

2000年,作为中南大学冶金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的许开华,赴日本访问研究时,师从日本东京大学知名教授——山本良一。

作为日本“环境立国”的倡导人之一,山本良一告诉他,他相信地球是有承载极限的,这个极限不是人与物,而是环境。当污染达到一定程度时,地球上所有的人、动植物都将难逃灭亡的命运。

在世界范围内,这个“吃干榨尽电子垃圾”的企业,正吐出的,是一座循环经济产业的金色矿藏

这一观点,给了许开华不小触动。同时他发现,日本许多做冶金研究的同行,也在身兼再生资源的研究。

当时正全速展开经济追赶的中国,一边是矿产资源的“减”,一边是电子产业的“增”。

伴随使用寿命的终结,这些电子废弃物将迎来爆发式增长。据联合国大学报告显示,2019年全球产生的电子废弃物约为5360万吨。若随意丢弃,它们或成为威胁自然环境的“定时炸弹”——1颗纽扣电池腐蚀破损后,可污染60万升水,几乎相当于一个人一生的用水量。

“有没有可能,将它们聚合起来加以二次利用?”这个大胆的构想,在许开华心中升腾而起。

经过技术化处理,一颗废旧电池可提炼出铜、铝、铁、锌、汞、铅、镍、镉、钴、锰等金属,且每吨产出的质量单位远高于原矿石(沙)。这些电子垃圾,无异于一座隐藏在城市之中的“城市矿山”。

“我们需要建立一个循环的模式,来解决中国的资源配置问题。”面对《楚商》的采访,许开华思维敏捷,言谈间带有当过老师的人,特有的嘹亮。

他说:“矿石并没有消失掉,经过300多年的工业革命,矿产从地下转到了地上。如果把这些东西循环利用起来,它就变成了石油和矿山,这就是我们提出的开采‘城市矿山’概念。”

第二年,许开华回国,下海创业。

在深圳宝安,他带领着团队创立绿色环境材料研究孵化中心,并以“格林美GEM”命名。这三个字母,正是“Green Eco-Maunfacture(绿色环保制造)”的缩写。


#2

三次飞跃,成就行业“第一股”


有人说,核心技术、政策机遇、企业担当这三个词,共同造就了今天的格林美。

但许开华的创业之路,并非开局即坦途。

最初,公司以废旧电池和钴镍废物的回收利用,作为攻坚方向。

被广泛应用于电子、汽车、军工和高能电池领域的钴镍,在世界各国都属于稀缺的战略金属。但当时,从电子废弃物中回收超细钴镍粉体的技术,只被加拿大等少数国家所掌握。

在这个国内尚属空白的领域,许开华要做的就是自主研发、打破垄断。

格林美的春天,加速来了


“创业初期特别穷。”许开华回忆,那时实验室一年电费就需消耗数十万,交不起只能先拖欠着,员工工资三五个月发一次也是常有的事。

筚路蓝缕,终启山林。2004年,许开华团队终于突破了循环再造超细钴镍粉末的关键技术,成功替代以原矿为资源的产品。

然而,新问题又来了。客户中开始有质疑之声——这些二次制造出的钴镍品质能保证吗?循环后再生的金属,能完全替代原矿产品吗?

为了打消他们的顾虑,许开华团队把产品免费送给客户使用,并将制造出来的样品与原矿产材料生产出的产品,进行性能参数对比。

靠这样的“笨办法”,格林美渐渐建立起自己的稳定客户群,其中不乏世界500强企业。2010年,全球矿业巨头力拓公司将格林美列入核心供应商名单。

期间,初创时大众印象中“专门收电池”的格林美,也迎来了三次政策春风的照拂。

2005年,国务院、发改委有关“循环经济”的一系列意见、法规相继出台。格林美成为国内首批循环经济示范企业。

2009年12月,哥本哈根气候大会上,中国做出自主减排的承诺。节能环保产业被列入中国七大战略新兴产业之一。

1个月后,格林美在深交所成功敲钟。

2012年,“十八大”报告首提“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

格林美的春天,加速来了。


#3

创新驱动大循环,造中国版“优美科”


成立20年间,格林美已在广东、湖北、湖南、江西、河南、天津、江苏、浙江、福建、山西和内蒙古等11省市,布局了16个产业基地,唤醒了无数座沉睡在城市角落的“矿山”。

与此同时,许开华的“垃圾生意”业务也不断扩大——从废旧电池,到电子废弃物,再到报废汽车,再到动力新能源材料再制造,从制造末端,走到循环起点。

许开华回忆起与废物较量的过程。“能够处理这一种种的废物,其实要靠技术创新。废物越来越复杂,废物融合不同时代的材料技术,必须要用更加先进的循环技术才能处理不断先进的废物。如果把废物比作“魔”,那循环技术就是“道”,必须“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成立20年间,格林美已在11省市,布局了16个产业基地,唤醒了无数座沉睡在城市角落的“矿山”

格林美重金投入研发,在废物处理领域先后获得2200余项核心专利,牵头制定270余件行业与国家标准,位居中国企业专利500强第159位。中国废物处理行业的第一个国家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国家电子废弃物循环利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依托格林美组建。2010年与2019年先后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格林美废物处理技术成为“国之核心技术”。2018年1月,格林美以中国唯一企业身份斩获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全球循环经济奖,2020年11月,格林美再次斩获保尔森可持续发展绿色创新奖,标志格林美的循环技术被全球认同。

“从最初简单的循环原料,到现在深度的加工材料,这是这些年,格林美的一个重大创新。”他说。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已达492万辆,累计退役的动力电池有20万吨(约25GWh)。据预测,5年后这一数据将超5倍。

第一批新能源电动车的电池“报废潮”正汹涌而来。它们何去何从?

对此,格林美早已展开战略布局——与包括东风、北汽、丰田等在内的全球280余家汽车厂和电池厂签署协议,建立废旧电池定向回收合作关系。

许开华介绍,公司更全力打造的,是一条从涵盖“废旧电池回收—原料再造—材料再造—电池包再制造—投入使用”的全生命周期循环价值链。

2018—2021年,工信部先后发布两大批次《符合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企业名单,27家企业中,格林美即占据3家,分别为格林美荆门、格林美武汉和格林美无锡公司。

目前,格林美已成功建立起分区拆解、梯级利用与材料再造的完整循环模式,总设计处理能力为45万套/年。完成了从“报废端”到“消费端”的奋力一跃,推动中国新能源汽车从“绿色到绿色”。

目前,格林美的废物回收半径已覆盖大半个中国,回收总量超过500万吨,回收再造25种稀缺资源,回收再造的电池材料先后成为世界手机电池与动力电池的核心材料,占据世界行业市场的20%以上。

与此同时,格林美成功攻克“高镍三元前驱体材料”等关键技术并产业化,打通从废物循环到新能源材料制造的任督两脉,核心产品进入三星、CATL与LGC等头部企业供应链,搭上新能源发展的时代高铁,让循环的价值飞到新能源的风口。

在全国范围内,格林美回收处置的电子废弃物占了中国报废总量的10%,回收处置的废旧电池占了中国报废总量的10%,回收的钴资源超过中国原钴开采量,回收的镍钨等资源占到中国开采量的8%。

格林美将继续深入大循环,在新一轮全球绿色经济卡位战中,展开全速冲锋

面向十四五与2030年远景规划,许开华说,格林美迎来了第四次历史发展机遇。中国政府明确向世界宣告“碳达峰与碳中和”的宏伟目标。很明显,中国企业的总体排放容量不多了,中国企业必须走绿色低碳发展之路。要实现“碳达峰与碳中和”,关键要实施“资源模式与能源模式”的根本转变。资源模式由过度依赖自然矿产资源向循环资源转变,迈入资源循环型社会;能源模式由传统化石能源向新能源和清洁能源转化。格林美一直实施的“城市矿山+新能源材料”双轨驱动战略,将与“资源模式与能源模式”转变无缝对接,良好服务中国“碳达峰与碳中和”的战略目标。

在许开华的计划中,未来10年,格林美要做到3000万吨的资源回收量,相当于再造一个宝武钢的铁矿石原料供应。

目前,世界最大的循环经济公司是比利时的优美科。格林美提出的口号就是构建中国版“优美科”。

对标之下,格林美将继续深入大循环,在新一轮全球绿色经济卡位战中,展开全速冲锋。


#4

十四五期间,湖北将成“主战场”


2021年2月14日,正月初三,也是西方“情人节”。

格林美在全国的16大循环产业园同步举行新春开工仪式。

作为一名从湖北公安县走出的全国“楚商”代表,有着浓浓故土情怀的许开华,在湖北建立了3大园区,分别在武汉、荆门与仙桃。“2004年,格林美到处找地方建厂,别人一看我是‘捡垃圾’的,都不要,最后是荆门收留了我。”许开华半开玩笑,但也颇为动情地回忆,当年荆门高新区政府用办公大楼向银行做实物抵押,贷款800万元作为扶持资金,启建生产线,这正式将格林美推进了市场。

许开华表示:湖北将永远是格林美投资循环产业的“主战场”

反哺之心,也这样悄然埋下。目前,荆门园区是格林美在全国最早,也是最大的生产基地。

2020年新冠肆虐,格林美第一时间向荆门捐款150万元,向武汉捐款50万元,向荆州捐款150万元。第一时间紧急转产84消毒液,为湖北26个县市免费送去200余吨84消毒液,被誉为消毒“及时雨”。

一年之后,湖北万象更新,格林美也成为全省经济齿轮中,嗖嗖转动的一颗——2021年春节期间,为保证如期交货,格林美近3400名员工在园区就地过年、坚守生产岗位。

“今年,格林美的国内外订单大增,产品供不应求。大年三十至初三,日均生产200余吨产品,日均产值5000万元以上,实现牛年开门红。”许开华说,公司上下铆足了一股“牛劲”,誓把2020年的损失抢回来,把2021年的速度跑出来,为湖北疫后振兴、全省经济增长10%以上多作贡献。

同时,他承诺,湖北将永远是格林美投资循环产业的“主战场”。

“我们用20年的时间,见证了家乡的投资环境,湖北是创新创业的福地。”对于未来,许开华信心满满,“十四五期间,我们将在湖北大干一场,5年时间翻一番甚至以上,再造一个格林美。”


对话

“做一个有‘灵魂’的企业”

——对话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许开华

2月25日,在武汉国际会议中心,湖北省楚商联合会会长陈东升亲自为许开华董事长授会员牌


《楚商》:如何理解“城市矿山”这个概念?

许开华:对电子废弃物的处理,是全球公认的污染难题。但与此同时,它们自身也含有许多稀缺资源,比如钴。

钴是新能源的血液,手机里的电池就是钴电池。可以说,没有钴就没有智能通讯。现在的三元电池动力,也是钴牵头。在全球范围内,中国是钴资源自然存储相对匮乏的国家,储量只占有世界的1.03%,自身开采量占中国使用量不到10%,大量依靠进口。

而目前,经过电子废弃物的技术处理,格林美钴的回收量已超过了中国原钴开采量,几乎是3倍。这样来理解,“城市矿山”这个概念就真正的出来了。


《楚商》:再生材料如何与原矿展开PK?

许开华:为什么叫废弃物,是指它是性能完全衰竭或者部分衰竭。比如说电池不能充电了,它的生命周期完结,就像死掉一样。

这时,再生材料要做的,就是把它的元素进行第二次生命再造,或者若干次生命再造。

第一,与原矿竞争,我们的废弃物再造的资源也好,产品也好,经过实践论证,都跟原矿一样,循环使用没有问题。

第二,与品牌产品竞争,废物产品可以替代进口产品,可以成为世界品牌产品。我们的循环再造材料,已经被运用到多个行业领域最牛的客户中去,得到了市场化的检验。有了核心的循环技术,循环产品的使用场合不能有障碍,这才叫“资源有限,循环无限”。


《楚商》:大循环链条是如何打造的?

许开华:解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弄清楚,我们这些原材料从哪里来,这些废弃物从哪里来?

对于废弃物,我们有自己的回收体系。环卫部门或者个人回收后,运送到我们这里来。因为他们不能处置,对这类型废弃物的处置是需要国家牌照的,有很高的专业门槛要求。这样,他们就充当了我们大循环链条的“搬运”角色。

与此同时,我们把电池收回来,家电收回来,汽车收回来,然后把它们变成材料,变成零部件,然后做成电池又装到汽车里面,就形成了一个新的大循环。

通过向终端的深入,我们打通了一个从制造末端,到循环前端的链条。现在,我们已经成为了东风、富士康、丰田、三星等国内外著名企业的定向循环合作商。


《楚商》:谈谈您的自身个性与企业经营。

许开华:有三个关键词吧。

第一是“情怀”,作为一名曾经的科研人员,涉足废物产业是一种使命感。千禧年前后,中国的许多矿产资源都被国外卡着脖子。

我们做废物回收、循环再造产业,需要几十年才能做出样子来。而且刚开始做的时候,是制造业的天下,没有谁会关注废物产业。

从2005年国家出台循环经济的试点,到2009年哥本哈根环境大会,到2010年格林美在深圳上市,到2012年“绿色发展”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再到2021年“碳达峰碳中和”成为十四五与2030年远景规划的国家战略目标,成为主流……

从不被重视,不被认可,到成为国家战略,这期间我们作为产业的实践者,靠的就是一种情怀,一种激情坚持下来。

第二就是“奋斗”,格林美从0,做到年回收处理小型废旧电池与电子废弃物占中国报废总量的10%以上,没有奋斗精神那是不可能的。

第三就是“执着”,我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想法,不会想着去做别的事情,尤其上市之后,诱惑太多了,别人就问要不要去做房地产,包括多元化经营等等,我们都没有去做,这20年只做循环,循环足够我们做一辈子。


《楚商》:对于循环经济的未来有何预期?

许开华:循环经济的发展除了政策,还需要更加完整的绿色法律体系,来推动整体行业的发展。

循环经济,大有可为。一个行业的支撑度,需要很多人来做。搞废物,我们可以说是一个先行者、实践者。格林美上市之后,在资本市场提供了一个样本,让很多人看到了这个行业的希望和前景。

但实际上,还有很多相关领域我们并没有去涉足。比如油的处理,有机物、纺织品和家居的回收等。技术需要太多,也兼顾不暇。

格林美选择了最擅长的一项,在整个废物领域做了上下游延伸,从电池,到电子废物,再到报废汽车。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这个行业仍是一个不算成熟的行业,待拓展的空间很大。垃圾分类的习惯正待养成,法律体系、行业标准还待进一步完善。

在世界上,发达国家的废物处理是要收费的,生产者付费,消费者付费,这叫生产者延伸责任制和消费者延伸责任制,这就是绿色的法律体系。

在经济发展理念的转变之下,中国会不停的去用法律和制度来推动这个行业的更好发展,进一步与世界接轨。

所以,我们最挣钱的时候还没有到来,我们有耐心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楚商》:对投资创业者的一些建议?

许开华:一个企业,必须要有“灵魂”。

这个“灵魂”是什么?

第一是你的产业方向,是不是符合时代需求、未来发展。

第二就是你的技术,你的制造过程能不能融入全球的核心技术。中国的企业一定要高技术含量、高竞争力水平地做。要靠技术、质量与品牌价值来赢得全球同行的认同与尊重。

“十四五”期间提到的“九大强国”,就包括创造强国、质量强国,将创新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能够作为楚商的一员,是我一辈子莫大的荣耀。我坚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优秀楚商站在全球竞争格局和为全球创造价值的角度来创新创业,成就楚商成为世界的楚商!

格林美上市之后,在资本市场提供了一个样本,让很多人看到了这个行业的希望和前景

系统入口
联系我们

地址:深圳市宝安新中心区海秀路荣超滨海大厦A栋20层

电话:86-755-33386666

传真:86-755-33895777

关注我们

扫描二维码

友情链接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走进格林美

© 2008-2020 格林美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